解放日报合作调查:【社会调查】全国收费公路一年收费4500余亿,逾八成受访者认为“偏高了”

 【摘要】

   

      政府层面正在为推进收费公路的改革做积极努力,那么,普通民众对目前的公路收费制度是怎样看的?对收费公路的改革是否抱有迫切愿望?对改革又是否充满信心?对上述问题,解放日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KuRunData中国在线调研,进行一项有关收费公路制度改革的调查。调查数据显示:逾八成受访者认为目前收费偏高;超七成受访者关心收费公路改革。



    我国的公路网络可谓全球最便捷的国家之一了。根据《2016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》,截至2016年底,全国469.63万公里公路总里程中,收费公路里程为17.11万公里,占公路总里程的3.6%,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当年总收入为4548.5亿元。


    但近年来,希望收费公路改革的呼声渐高。在今年全国两会上,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“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,降低过路过桥费用”。3月6日,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杨传堂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,收费公路的改革问题目前已经在推进,正在以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的修改作为切入点,一方面降低物流的成本,另一方面考虑可持续发展。


      政府层面正在为推进收费公路的改革做积极努力,那么,普通民众对目前的公路收费制度是怎样看的?是否认为收费的确过高?对收费公路的改革是否抱有迫切愿望?对改革又是否充满信心?对上述问题,解放日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KuRunData中国在线调研,进行一项有关收费公路制度改革的调查。


     本次调查采取在线调查方式,选取样本共1000份。样本要求兼顾车主(含私家车和公车)和普通人群,年龄性别不限;学历以本科为基准进行以上和以下划分。


逾八成受访者认为收费偏高


     参与调查的1000人中,私家车主或家里有车的超过了半数,占比66.2%;公车司机非常少,占比仅1.7%;其他人群占比32.1%。问卷的第一个问题,是询问受访者“对于目前高速公路收费持怎样的态度”,要求受访者在支持、不支持和无所谓三个选项中做出单一选择。调查数据显示:“支持”者占比42.5%;明确表示“不支持”的占比37.3;另有20.2%的受访者则表示“无所谓”。但这个问题的分类数据则比较有趣,不同身份的受访者持有的态度有所不同。


     其中,占全部受访者近7成的有车群体中(含私家车和公车),对高速公路收费持“支持”态度的均超过半数,尤以公车司机为多,达到58.8%。而在不同学历人群中,本科及本科以上人群选择“支持”者比例接近,前者为47.0%,后者为46.5%,两者仅差0.5个百分点,但也高于平均数;而相对于这两个群体,本科以下学历人员,则对高速公路收费的支持率偏低,仅占比32.3%。这样的结果,或与高学历者收入相对较高有关。不过,无论哪一个群体,对不支持收费的,均在3成以上不到4成,与平均数基本持平。




     虽然民众对高速公路收费的支持率近半数,但对目前的高速公路的收费水平又是怎样的态度呢?受访者中,认为“很高,难以承受”者有33.8%;认为“有点高,但又无法选择”者为52.5%;认为“在合理范围内”者,仅占13.7%。而车主群体,认为收费在合理范围的占比更低,仅为个位数。


      上述两组数据说明,民众对高速公路收费不像传说中的那般抵触;但绝大多数认为收费标准偏高,可以适度调低,更合理一些。


若有其他道路可抵达,收费高速路并非首选


    虽然数据显示民众对高速公路收费并不十分排斥,但面对“高速公路与国道或低等级道路均可到达您的目的地时,您会选择高速吗?”这一单选题时,表示“每次会”的得票率只有25.4%;回答“看情况”者占多数,有64.6%;另有10%干脆回答“不会”。选择每次走高速的受访者认为:高速公路路况好,只要遵守交通法规,安全性比较高;而且节省时间,可以方便快捷高效地达到目的地;虽然要收费,但也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,没必要为了省几个钱,花大量时间走地面,时间也是有成本的。


    64.6%的受访者选择“看情况”,那么,他们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,才会选择走收费高速公路呢?“赶时间”被排在了首位,占比70.6%。“我在公司负责售后,公司客户在苏浙皖一带较多,客户若有需求,我就要赶过去,任务往往来得急,因此我都是选择走高速,100-120公里/小时的车速,和国道60-80公里/小时的车速,完全不是一个概念;而且走地面还有红绿灯,耗掉的时间不少。”受访者高先生如是说。除了“赶时间”时会走收费高速路,“看情况”的另一个时间点,就是“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时”,有54.6%的“看情况”者做了这个选择;另外也有人47.7%的人表示,当要去到某一个不熟悉的地方,或者是“路盲症”者,走地面容易被复杂的路况搞晕,而高速公路笔直笔直的,只要在导航上设好起讫点,跟着导航走,一般不会走错。


     不把收费高速公路作为出行首选者自有一番道理,有的说,我本来就是出去玩的,不赶时间,走低等级道路还可以边走边停,方便沿途看风景;也有的说,高速路一般是通畅的,但如果遇到堵车,那就是真正的堵死,进退不得,走地面或许还能找一条其他道路;当然,也有人抱怨“高速公路的收费有点高。”


     说到高速路堵车,节假日免费通行时段就不去说了,即使平时,偶尔也会出现堵车情况。人堵路上,心情难免烦躁,平时不少人把堵车的原因,归咎于“收费站太多,人为设置的关卡,影响了行车效率。”但本次调查显示,受访者并未把此作为主要原因,在回答“除了节假日免费通行时段堵车,您认为平时收费公路时有发生拥堵的主要原因是”这一单选题时,34.8%的受访者认为是“车流量的确过大”;而私家车主中,选择该选项的比例达到了36.3%;第二个原因,才是“停车收费导致车流挤压拥堵”,占比24.5%。





收费公路存在诸多问题,盼信息更透明


      受访者对高速公路的收费表现得比较“平静”,是不是就意味收费公路完全没有问题呢?在回答“您觉得收费公路目前主要存在什么问题”这一多选题时,“收费用途不明确”“收费期限不公开”均有半数左右的选择,分别占比50.8%和48.6%。





     依据相关规定,收费公路的经营管理者应当向社会公布收费单位、收费标准、收费期限等信息。那么,在受访者中,有多少人看到过这些信息呢?表示“看到过”的只有29.4%;表示“不曾见过”的有37.5%;另有33.1%表示自己“没关注过这个问题”。一位选择“看到过”的受访者表示:我查过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,发现其中有条款,是要求收费公路经营管理者应当在收费站的显著位置,设置载有收费站名称、审批机关、收费单位、收费标准、收费起止年限和监督电话等内容的公告牌,接受社会监督。我平常驾车通过收费站时,的确看见边上竖着些牌子,但上面到底写着什么内容,我不清楚。一是行车途中不能分散注意力,二是即便停车收费时人也不可能下车,公示的内容自然就不得而知。不过,国家既然有公开信息的要求,而且眼下传播手段多样化,那么能否依托更多载体来进行公示,让相关信息更透明化呢?


     还有一位受访者称:去年看到过一则报道,称2016年我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支缺口4143.3亿元,较2015年底增加956.0亿元,增长30.0%。也就是说,收费公路亏损在持续扩大。看到这串数字,我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:高速路上车水马龙,收取的费用去哪儿了?亏损到底从何而来呢?


     这位受访者的疑惑,想来代表了相当部分群体的想法。不过,按照业内专家的说法,收费公路并非暴利行业。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:微观看,确实有一些早期建成、成本较低、位置较好的高速公路是盈利的,且利润率较高;但存在“贫富不均”,整体还是亏损的。亏损原因之一,是公路建设成本加大。据公开数据,上世纪90年代,一些路段建设成本仅需1000多万元/公里;而到了2014年,四车道高速公路平均造价达到了7700万元/公里。像贵州等西部山区,单公里造价已经不下1亿元,而在拆迁成本很高的京津冀地区,京台高速的每公里成本高达3.6亿元。高成本之下,收费公路背负上沉重债务就不足为怪了。更严重的,是一些花巨资建成的高速路,尤其是新建的高速公路上车流稀少,收费远远抵不上投入。


超七成受访者关心收费公路改革,对改革推进有信心


    因为存在诸多问题,近年来希望收费公路制度改革的呼声渐高。“您关心收费公路的改革吗?”明确表示“很关心”者达到了73.2%,因为这是关乎民生的大事。


     受访者在回答“您觉得眼下的收费公路制度需要改革吗”这一单选题时,平均数据显示,选择“需要,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”者有40.3%;选择“要改革,但也不能一刀切”的,有46.3%;选择“不是我能够回答的问题”者,有13.3%。但在私家车主中,这个问题的前两个选项的选择率均高于平均数。特别令人欣慰的是,近半数的受访者对“改革”保持着充分理性,认为虽然需要改革,但也不宜“一刀切”,因为其间确有客观因素,比如省和省之间有差异;又如地区间建设情况有不同……




    

     不过,也有受访者表示,早在2015年,交通运输部就发布了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修订稿,并向社会征求意见。当时提出的一些主要改革方向包括:政府收费的高速公路实行统借统还,即在一省范围内实行“统一举债、统一收费、统一还款”;偿债期、经营期届满后,实行养护管理收费。同时,公路建设、养护、管理采取“收税”与“收费”并行的方式,实现“用路者付费,差别化负担”,并将收费公路占公路总里程的比例控制在3%左右。然而时至今日,修订仍未完成,“改革的推进有点慢”


     好在今年两会期间,李克强总理在政府报告中已明确提出要“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,降低过路过桥费用”;交通部党组书记杨传堂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正在以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的修改作为切入点,推进收费公路的改革。对此,超过八成的受访者表示“有信心了,看到了希望”“看到了政府的决心,希望能够加快推进”;但也有18.6%的受访者表示“各省市情况不同,要同步推进怕有难度。”




上海(总部)
地址: 上海市吴兴路277号锦都大厦912室
邮编: 200030
电话: +86 18616872475
邮箱: jiangyanan@kurundata.com


北京
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街9号望京国际中心F栋A320
邮编: 100020
电话: +13911457546
传真: +8610 6518 8681
邮箱: wulei@kurundata.com


商务市场合作
联系人:王莺
电话:+8621 5237 9150-828
邮箱:wangying@kurundata.com

在线留言
姓名
Email
公司全称
电话
留言
KuRunData China Online Research 沪ICP备05054198号